站內搜索
站內搜索:
 
產品目錄
 
熱門文章
 

從全球史視角看改革開放

改革開放是當代中國的曆史主題,應該借鑒全球史的理念和方法,這是因為中國的改革開放本身就是一個全球性的曆史事件。

首先,改革開放不隻是中國對自身過去的一種“撥亂反正”,同時也是世界秩序變動的產物。換言之,中國的改革開放一方麵是在總結社會主義建設經驗的基礎上提出來的,另一方麵也是根據世界格局的變化所作出的決策。

其次,改革開放不僅是中國劃時代的變革,同時也是世界社會主義運動的新階段。改革開放初期,當時國際輿論特別是西方世界的輿論,以為中國是搞資本主義,或者以為中國最終要走向資本主義。但是經過幾年改革開放的實踐,他們慢慢認識到中國是堅持社會主義的。上世紀90年代初蘇東劇變後,世界社會主義運動陷入低穀,西方又有人斷言“曆史”已經“終結”,但是中國用自己的方式回答了“什麽是社會主義”以及“如何建設社會主義”的問題,成功走出了一條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曆史”非但沒有“終結”,反而走向了一個新的階段。

再次,改革開放不僅改變了中國的命運,而且重塑了世界秩序。改革開放創造了中國的經濟奇跡,同時也帶動了世界經濟的發展。改革開放形成了一種新的發展模式,這是中華民族對人類文明的重要貢獻。從全球史的角度來研究改革開放史,不僅有助於擴大研究視野,豐富研究內容,而且有助於揭示中國發展的獨特曆史邏輯,更好地理解改革開放在世界文明進程中的地位和作用。

全球史視野下改革開放史書寫的特點

全球史視角的引入必將改變對改革開放許多問題的認識,為重新書寫改革開放的曆史奠定基礎。全球史視野下的改革開放史書寫,應具有以下特點:

第一,史料的多樣化。科學的改革開放史必須建立在紮實可靠的史料基礎之上。就改革開放史而言,現有研究大多使用的是國內出版的黨和政府的政策文件及相關人物的文集。這些文獻固然是研究改革開放的基本史料,但如果僅僅依靠這些材料,則有其局限性。因為這些文獻隻能看到決策的“結果”,而看不到決策的“過程”;隻是反映上層的活動與思想,而看不到基層的動態與回應;隻有政治生活,而看不到社會生活;隻呈現單向發展,而看不到多邊互動。從全球史的角度看,還要收集稀見史料、民間史料和外文史料。特別是外文史料,應該引起研究者的高度重視。就當代中國的改革開放而言,中國與外國之間的交流互動更加緊密和頻繁,無論是前麵提到的改革開放的起源,還是改革開放的繼續推進,都必須依據中外雙方的材料才能說清楚。因此,除了中文材料外,外國的檔案、外交文書、同時代人的相關記載等等都應納入改革開放史研究的史料範圍。

第二,內容的全球化。改革開放史的內容無疑必須以中國為中心。所謂“全球化”並不是要“去中國化”,而是要在全球視野中理解中國,在內容上將中外之間的“互動”呈現出來。全球史視野下的改革開放史,不僅要求講清楚改革開放的曆史,而且要求講清楚曆史中的改革開放,也就是世界曆史進程中的改革開放。因此“世界”不隻是一個“背景”,而是貫穿整個改革開放全過程的重要因素,是改革開放史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

第三,敘事的“生態”化。改革開放是一場深刻的社會變革,涉及經濟發展、政治體製改革、社會結構變遷、文化交流與合作等各個方麵,全球史視野下的改革開放史應該是一種生態化的曆史書寫。所謂“生態化”,就不是單向發展的,而是多元互動的;不隻是政治、經濟的變革,還應包括技術、資本、人口、環境、意識形態和社會生活等方方麵麵的內容。全球史的視角不僅要求研究者把上述各個方麵納入研究視野,而且要求揭示它們之間的互動關係及其對改革開放的意義和影響,從而使改革開放史呈現一種“生態”景象。

總之,全球史的理論和方法對推進改革開放史研究具有一定的借鑒意義。值得注意的是,借鑒全球史的研究方法,隻是為了擴大研究視野,豐富研究內容,增強“問題意識”,而不是要取代其他的研究方法。在改革開放史的研究中,根本的方法仍然是馬克思主義的曆史分析法。唯物史觀所強調的全麵地、曆史地、辯證地看問題,這一點永遠也不會過時。

 

 

發布時間:2018-12-18 訪問次數:1698